威尼斯官方网站
搜索
公众号矩阵
  • 超越J曲线

  • 燃点新消费

  • 氢元子

  • 象三一

  • CV智识

  • PropTech研习社

  • 东四十条资本

  • 威尼斯官方网站

登录 | 注册
威尼斯官方网站  >  商业深度  >  正文

小米想要更香,雷军需要牛人

全天候科技   |   姚心璐
2020-05-17 10:48:42

如今,小米的新一代业务负责人中,已经没有老人的身影。雷军已鲜少提起当年小米粥的故事,他开始说,“诚邀天下英才,共创新的十年”。

“欢迎大家推荐牛人!”

在欢迎前暴风TVCEO刘耀平加入小米的微博下,雷军写下这条评论。

在过去5个月,小米先后将联想原手机负责人常程、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、暴风TV前CEO刘耀平收入麾下,算上去年加盟的前金立CEO卢伟冰,堪称“CEO收编处”。

这还不够。雷军此条评论俨然意味着,小米的“收编计划”将不仅于此,未来,人们或许还能看到更多“前CEO”或“前创始人”加入小米。

行业对于下一位加盟小米的人选津津乐道,手机行业的任何人事变动,都能引起“他是不是要去小米了”的讨论。在过去几个月中,有人提名锤子创始人罗永浩、有人提名魅族前高级副总裁李楠,也有人提名刚刚卸任OPPO营销总裁的沈义人。

各种小道消息背后,是小米正在进行的管理层换血。

自2018年上市以来,小米的人事调整愈渐频繁。那些为人熟知的小米创始人们正在渐渐淡出一线工作,先是几年前离开的黄江吉、周光平等人,然后是黎万强,渐渐地,人们也很少看到副董事长林斌、高级副总裁刘德等老将的身影了。

取而代之的,是活跃的新一代管理层,比如卢伟冰、常程等“空降”人士,又或者副总裁高自光、大家电事业部总经理李肖爽这样内部成长起来的新高管。

海纳百川

除雷军之外,卢伟冰已经成为小米最活跃的高管。

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在行业中引起关注。例如,由于卢伟冰在微博上两次暗讽荣耀的一款手机仅标配10W充电器,因此被人戏称为“卢十瓦”,甚至传出“一卢等于10瓦”的说法。另一次,当卢伟冰用“自研的猪肉难吃”暗讽HUAWEI产品时,这一事件又在知乎上引起热议,吸引了1280个回答。

在加入小米之前,卢伟冰远没有如此受人关注。

那时的卢伟冰,先后供职过康佳、天语和金立,并担任金立CEO。但这些手机品牌在智能手机时代先后消失,在卢伟冰本人力主的“以小米模式来反小米”的金立子品牌IUNI也未能重振销量后,他已经成为了金立的边缘人物,更被人称为“卢倒闭”,意为供职一家、倒闭一家。

可以说,在加盟小米之前,卢伟冰正处在职业生涯的低谷——他是一家没落手机企业的CEO。而小米则是一家创始团队相对稳健的企业。彼时,雷军招募卢伟冰并不为人所看好,有人称卢伟冰有“带衰”体质,也有人怀疑卢伟冰的业务能力。

空降小米,卢伟冰能否做出一番业绩?所有关心者都在拭目以待。

让人们意想不到的是,这一次,卢伟冰与雷军为行业树立了一个良好典范。当时,正值小米旗下的Redmi品牌独立,需要与小米形成区别战线,分别定为“极致性价比”和冲击高端市场的“极致体验”,卢伟冰被指派负责Redmi之后,据小米内部人士透露,雷军给予其相当宽泛权限,以足够空间任其发展。

卢伟冰也未辜负希望,他上任后的首款机型Redmi Note 7即在7个月内销售超过2000万台,小米财报显示,2018年上半年,小米所有手机总出货量为6000万台。此后,Redmi更是推出搭载高端芯片高通骁龙855的K20 Pro系列,突破红米此前的“千元机”印象,重新打造了Redmi的“性价比”形象。

一年之后,在2019年底的人事调整中,卢伟冰接任中国区总裁,继续兼任Redmi品牌总经理。明眼人都能看出,这是一次“升职”调整。


小米人事大变革:王翔任总裁,卢伟冰执掌中国区,黎万强离开

对于行业,这可以视为一个信号:小米不仅愿意接纳其他手机厂商的高管,而且愿意给予其发展空间,若业绩向好,亦有上升余地。

在卢伟冰入职整一年后,联想副总裁、手机业务负责人常程加入了小米。当时,联想已决定放弃国内手机业务,仅专注欧美市场,作为联想中国区移动业务负责人的常程,无疑在这一变革中被边缘化,这或许也是常程离职的原因之一。

常程与卢伟冰有一定的相似之处,都在事业低谷期加入小米,也都曾“怼”过小米。卢伟冰曾说过“以小米模式反小米”,而常程则在2018年时发微博称“联想手机性价比已全面超越小米”,当然,这样类似“碰瓷”的说法,也正说明了他们对小米的持续关注。

越来越多的“失意高管”加入了小米,有媒体发现,在去年下半年,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也加入了小米,并在小米的开发者大会上,以小米手机相机部总监的身份亮相演讲。

随后,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宣布加入,任小米中国区副总裁兼销售二部总经理,负责电商一至三部,向卢伟冰汇报;5月9日,小米再次公布,原暴风TV CEO刘耀平加盟,任电视部总经理。

“收编计划”还在持续。雷军在微博上公开放言“欢迎推荐牛人”,他将这解读为“海纳百川”。

老将退隐

一边是不断收纳的新人,一边则是日渐隐退的“老人”。

在卢伟冰升任中国区总裁的人事调整通知中,小米有两位老兵离开了: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和高级副总裁祁燕。两人卸任后,均改任高级顾问。

在很多年以前,黎万强与今日的卢伟冰在舆论中扮演着类似的角色,他被称为“小米最会营销的人”。那时,黎万强被雷军指派负责小米网和MIUI,为了寻找营销方法,黎长期活跃在论坛和微博上,先后创造出了“F码”、“米粉节”、“参与感”等网络热词,可以说,直到今天,小米的营销策略中,依然有着黎万强的影子。

黎万强曾在2015年短暂离开过小米,那时,正值小米遭遇内外危机,市占率直线下降,黎万强在次年1月回归,被视为“拯救”小米的强援。雷军在回归的微博中配上了“爱你”的表情,说,“阿黎满血复活”。

然而,回归后的黎万强未能重现当年风采。环境变换,他已经不再是营销的引领者,而是转而模仿OPPO、vivo,一改过去不打广告、口碑营销风格,转为在线下铺设广告,甚至参与综艺,向传统营销方式看齐。

更糟糕的是,黎万强回归后负责的另一个部分业务“小米影业”,也在随后一年中表现平平,难以与手机销售形成互动,没过多久,小米影业便解散了宣发部门,几乎名存实亡。

两大主管业务的失利,使得黎万强从回归时的“强援”形象渐渐沦落至边缘。2017年底,黎万强转为担任首席品牌官和顺为投资合伙人,但前者不过是个虚职,他也并未以顺为合伙人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。

从2016年6月至2019年12月,黎万强总共只发布过两条微博——雷军平均一天就要发8-10条。他的存在感越来越弱,那些更为年轻的“米粉”不再关心“黎总”说了什么,而是逐渐将目光放在了卢伟冰身上。

黎万强是第三位离开小米的联合创始人。

更早的两位是周光平和黄江吉,在2018年4月的一次人事调整中,两人被宣布正式离开小米。

周光平曾负责小米手机研发和供应链两大业务线,但在小米的历史上,他被视为2015年那场危机的责任人:由于他和下属郭俊负责的供应链团队对SAMSUNG半导体等供应商产生争执和纠纷,小米在全年造成了供应链问题,产能不足,产品延期发布,销量暴跌。

在供应链、研发等几次问题后,周光平被改任为“小米首席科学家”,接近虚职,他的业务则由雷军亲自接手。此后,在小米内部,周光平已形同隐退,2年之后,在小米上市前夕的一封雷军内部信中,宣布他与黄江吉双双离职。

事实上,黎、周、黄三人的隐退与离开路径颇为相似,都是因为主管业务失利而失势,也均在“冷藏”一段时间后离职。在小米,似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元老,只有能够带动业务的高管,才能坐稳其位置。

人们越来越少地听到几位小米创始元老的声音,除了已经离开的三位,另外几人也鲜少露面。

曾一手打造出小米生态链的刘德,在2018年改任组织部部长,从业务一线退居二线。从去年开始,刘德陆续卸任了多家生态链企业的法人和高管,今年4月,他退出了华米股东行列。如今,代表生态链发言的高管是AIoT战略委员会主席范典,他于2019年初接任了该职位,当然,小米也早已用“AIoT”一词代替了生态链。

在今年初的人事调整中,小米原总裁林斌被调任为副董事长。有人认为,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林斌在去年抛售股票,违背了雷军对“高管一年内不抛售股票”的承诺,导致两人发生矛盾;也有人透露,抛售行为本身,亦是林斌不满于雷军重用卢伟冰等新人的一次抗议。

以前,雷军很喜欢创业时的小米粥故事,那是2010年,黎万强的父亲在清晨时熬煮了一锅小米粥,他和其他13名创始员工一起喝了一碗,“一家小企业就开张了”。

如今,雷军已鲜少提起小米粥的故事,他开始说,“诚邀天下英才,共创新的十年”。

“新”小米故事

数年前的一次采访,小米副总裁尚进评价雷军说,他对合作伙伴的信任度是“往后打的,开始是百分之百信任,做败一个事,信任度下降60%,第三次是0,从这个角度,他很像美国人,丁是丁,卯是卯。”

许多人都提及过雷军初始信任值高的特性,在交往初期,雷军惯于“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、相信你做的每一件事,直到知道你在骗我。”

这就不难理解,为何他能给予卢伟冰这位“外来者”以极高权限,并在后者取得一定成绩后,果断予以升职;也同样可理解为何在黎万强、周光平等人的数次失利后,逐渐在小米内部被边缘化。去年,在林斌抛售股票之后,小米内部同样传出消息称,雷军对此颇为不满,他在不久后被调任的“副董事长”一职,亦被人视为虚职。

对于新人,雷军的确不吝啬。但这不意味着新人们便拥有着保护伞,他们同样需要经受考验。

在联想时,常程在数码圈就有着惯于碰瓷的形象,甚至被戏称为“万磁王”。加入小米后,常程在宣传小米10青春版时,为强调其变焦能力,运用了与偷窥隐私、考试作弊的相关文案,在网络上备受争议。

不久后,常程本人便在微博上道歉,称“对公共空间发言的严谨性理解认识不足”;随即,小米官方微博“小米企业发言人”转发这条微博,并表示,常程“本人对此进行了深刻反省,在企业内部做了深刻检讨”,明确了小米对于此次宣传失误的官方态度。

论功行赏,赏罚分明,谁行谁上。这大概可以概括过去几年小米在人事调整上的原则与方向。

“论功行赏”的对象不仅是“空降兵”。在刘耀平加入小米时,有人质疑小米过于热衷“空降”,雷军在微博上回应称,小米干部选拔原则中,以内部提拔为主,优先提拔内部同事和年轻人,至少占比80%。

他写到,小米自上市以来,内部提拔一批干部,包括三十多位事业部总经理和职能部门总经理,以及三位集团副总裁颜克胜、崔宝秋和高自光。

以高自光为例,他从2014年加入小米,开始负责IoT业务,从2017年起,高自光着手搭建有品电商项目,并在两年中实现了GMV从20亿增长至50亿的业绩。

在小米颇为“凋零”的互联网业务中,有品电商堪称一枝独秀,维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,在2019年,更是升级为小米手机的预装App,有内部人士评论说,有品已成为“可以列入财报的重点项目”。

今年4月,在新一轮人事任命中,高自光被晋升为小米副总裁,分管中国区新零售业务,向卢伟冰汇报。

更年轻、业绩更为耀眼的新人不断接替着老人的位置。

林斌转任为副董事长后,留下的小米总裁之位由王翔接任,后者在过去几年负责小米国际业务时,小米海外营收连续保持高增长,并在印度市场连续9个月达到出货量第一;而王翔留下的国际部业务则由原CFO周受资接任,后者在小米上市前加入,如今仅37岁。

王川曾是小米的八位创始人中最后一位奋战在业务线上的高管,2019年,他曾先后担任中国区总裁和大家电事业部总经理。如今,随着王川转任首席战略官,这两个职位分别由卢伟冰和李肖爽接替,而李肖爽此前曾负责的电视业务,则交由最新加入的暴风TV前CEO刘耀平。

在小米的一线业务负责人中,已经没有了“老人”的身影。

这是小米成立的第十年,上市的第二年。

这家仍然年轻的企业正在经历着内外两个方面的挑战:对内,它正在从一家创业企业走向成熟企业,组织、管理和晋升制度都有待完善,而新老交替的人事变革,同样是转变中的一环;对外,它正面临着市场上的严峻形势,今年一季度,小米国内出货量再次下滑33.8%,跌幅巨头部企业之首,小米亟需实现回升。

当新一批更年轻、业绩更为优秀的年轻高管们站在小米的业务一线,他们将为小米写下怎样的新故事?


网站编辑: 王满华

0

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,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威尼斯官方网站,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,即可获得威尼斯官方网站每日精华内容推送。

发表评论

 / 200

全部评论

—— 没有更多评论了 ——
—— 没有更多评论了 ——
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
  • 威尼斯官方网站
  • CVS威尼斯数据
  1. 创新经济的
    智识、洞见和未来

  2. 投资人都在用的
    数据专家

返回顶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